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全景视频融合 >

六维物流:从制造传统货架到发力中国智能物流

  1997年,当徐正林想成立公司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南京工商局的注册企业分类名录上没有“物流”这个名词。徐正林也没想到,他们这一批最早出来的物流人,无意中竟创造了南京物流的“原始血统”,这一“血统”经20余年发展,已使南京这座城市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货架的集散地。

  1997年下海成立全国第一批民营货架公司,2005年一脚迈进智能物流领域,已是行业内国内领先水平的他们,依然一步一个脚印走在开创行业历史的路上。

  1997年,正是国内踊跃引进外资的伊始,一个又一个开发区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华大地出现。而给外资企业做货架设计并提供产品的市场还极其稀缺,在宝钢工作的徐正林看准这一机遇,在南京江宁注册成立了民营公司。

  所幸市场需求旺盛,刚成立的六维接到一批又一批订单,很快推动公司走上发展壮大的正轨。实际上,也是那个时期,有一批和徐正林一样的物流人,纷纷成立民营物流公司,成为中国建立民营物流公司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正是这批“最原始血统”,使得南京的民营物流行业逐渐开枝散叶,繁衍壮大,使南京成为如今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货架集散地。

  “在网上找货架,稍微往上一查,就会发现源头公司几乎都是南京的!”六维研发中心主任井刚这么说。

  所不同的是,成立的那批公司经过市场的大浪淘沙,已淘汰更新了好几波,如今幸存下来甚至做大的公司,仍在做货架,而徐正林和他的六维却在2005年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脚迈进陌生的,复杂程度、技术要求和项目难度不知高出多少倍的智能物流领域。

  把原来用货架打下的稳稳的事业放缓,却偏要去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做那只前途未卜的船只,他们,到底怎么想的?

  提到转型升级,还要从2005年六维接到了老客户爱丽思集团的邀约开始。2005年,设在大连的日企爱丽思为缩减成本,提高效能考虑,拟建一个大型智能物流中心,解决其现有物流中心占地面积大、用工人数多的弊端。如若建成,这也将是当时全亚洲最大的单位立体仓库。此时,爱丽思主动找到了之前一直有稳定合作的六维,希望这一大型智能物流中心交由他们设计建设。

  六维此前从未涉足任何一单智能物流项目。并且,好几家公司都想拿下爱丽思捧出的这块“大蛋糕”。有意思的是,客户却认准了六维。在他们眼里,这是一家可以一直提供稳定质量和细致服务的公司,很“靠谱”。

  客户盛情邀约,徐正林这边却似乎表现得不够爽快。企稳反弹乙二醇涨近3%!连跌之势要止步?,他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这是一个全新领域,我们之前没有做过,不懂技术,资金方面估计也比较困难。”爱丽思却铁了心要交给他们做:“如果预付你们70%的工程费,再请专家来给你们做整个项目的规划,能不能做?”顾客充分的信任完全给徐正林托了底,他下了决心:接!

  答应容易做起来难。如今回想做这个项目的半年,徐正林深吸一口气,连说:“困难太多了。”首先,公司连一个能写代码的技术人员都找不到。一时找不到靠谱的人,平时只负责规划统筹的六维总工程师,亲自上阵写代码。

  整整6个月,为啃下爱丽思立体仓库这块“硬骨头”,徐正林狠心推掉了公司所有其他项目,把公司的全部力量集中于这一工程上。

  因仓库规模的庞大和高度的智能化,爱丽思的智能物流中心被列为当年大连市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并定下年后初八便要落成剪彩。

  为了按时完成任务,2006年的春节,六维的多位领导是在大连过年的:几位项目主要负责人白天黑夜守着项目,累了就在现场睡下,通过科研人员的刻苦攻关。终于保障了这一亚洲最大智能物流中心的按期落成。

  建成后的爱丽思欧雅玛立库拥有5.2万多个货位,智能环节的介入更使用工从原来的200名减至20名,完全实现了初始节约人工、提高仓储运输效能的初衷,客户非常满意。如今,近15年过去了,这一物流中心仍在稳定运转。

  整个过程中,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放弃其他赚钱项目专供一单的做法可能并不划算,但徐正林不是这样想的。这个项目在建的过程中 ,他便为六维的升级转型在心里下了几步棋。爱丽思欧雅玛立库工程的一炮打响,使六维领到一张进军智能物流领域的通行证。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想:六维接到的第二个项目是天津地铁备件库。“这个项目就轻松多了。”徐正林回忆。因为连天津地铁方面都是这么跟他们说的:“欧雅玛那么大的项目你们都做过了,我们这个就简单啦!”

  14年时间在智能物流领域的耕耘中,六维为许多行业,如机械、军工、电子、化工等领域客户提供了多款个性化定制服务,经过一个又一个自动化系统集成项目的磨练,公司目前已形成一支拥有100多名人员的可靠技术团队,操作越发精细化。

  对于近年异军突起的电商领域,六维也合作颇多:京东、苏宁易购、亚马逊、当当、唯品会、中粮我买、天猫等品牌都是六维的稳定客户。拿京东举例,双方已稳定合作20多年,前段时间轰动一时的京东“亚洲一号”(广州)智能物流中心,其最大规模部分——阁楼式货架工程就由南京六维承建。

  但是,如果在七八年前,当你走近京东、当当这些大型电商的物流中心,看到的场景可能还远不是如今有序的样子:现场嘈杂而繁忙,工人焦急地奔来跑去。

  他们跑来跑去做什么呢?找货物!六维所做的智能物流集成系统的出现,就是为让这一切慌乱成为历史而来。

  智能物流中心到底神奇在哪儿?研发中心井刚这么解释:在六维承建的智能物流中心,其实是两个“大管家”让仓库神奇地自动运转起来。这两位神通广大的“管家”可不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被他们称为“WMS”系统,负责监管所有物料信息,另一位则是调度所有设备(叉车等)的“WCS”系统。

  假如此时有位客户在京东上下了单,购买一盒某品牌面膜和一款华为手机,京东后台接到订单后,会迅速将订单信息传送给六维的“WMS”系统,这位“管家”一出面,就能迅速判断出顾客购买的商品分别位于货架的哪一货位,目前备货够不够,甚至货位上的面膜是否在保质期内,随后,“管家”“WMS”再将货物的如上信息传送给另一位大管家——“WCS”。“WCS”系统接收后,立刻开始调动相关车辆、设备去已知货位取货。调动车辆时,它同样会自动依据最优原则:哪台车去那一货位最为方便,哪台车就会收到管家的“派单”。

  无人驾驶的叉车自动行驶时,地面上很可能出现多车执行任务的情况,如何保证它们各自行驶又不会相撞呢?“这还是信息系统在起作用,俗称总调度。”井刚说,每台叉车都会将行驶的路况信息反馈给“WCS”系统,系统立刻为它规划最优的安全路线,避开可能与其相撞车辆同时,也不会走弯路。

  “叉车只是智能物流系统的一个终端,背后起操控作用的是这一信息系统。”井刚解释,每个终端为系统提供数据,系统为所有终端拿出解决算法,“也就是说,信息系统才是整个智能物流中心的大脑和灵魂。”

  “电商这种新兴事物出来后,随着其快速发展,极大加速了整个物流行业技术的迭代,甚至改变了整个行业的面貌。”徐正林说,仅仅几年时间,物流中心就从工人们东奔西跑翻找货物的嘈杂场景,变成了赏心悦目的清爽画面:各种定制的漂亮货架稳稳地立在那里,地面上、半空中,机器悄无声息又高效率地完成了一切人工可操作的环节,最大限度地节省了人工。

  在六维公司会议室的一面墙上,摆满了公司获得的各项荣誉。技术方面获得各项国家专利80余项,仅去年就拿到10项;连续5年获得世界物流界专业人士评选出的“中国物流行业最佳品牌”……值得骄傲的是,六维还是全国物流仓储设备标准化技术委员会(TC499)的四家发起单位之一,目前,公司已为整个中国物流行业制定了约10多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与著名电商亚马逊的合作或许可以解释公司为何能获得如此多的肯定。前两年,六维从亚马逊的亚太供应商升级为亚马逊在亚洲唯一的一家全球供应商。“作为全球覆盖范围最大的电商,亚马逊不仅对客户的要求标准非常之高,他们的物流中心方案也经常变动,一两个月一变是常事,几天一变也时有发生,这就要求我们的团队必须在技术和服务两方面能力过硬,跟得上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徐正林说。所幸,六维的工程师们总能得到亚马逊方面的认可,这也是他们和很多客户保持十几、二十年合作以及客户中70%都是老客户的主要原因。

  而从相反的角度看,智能物流领域不断变化的市场生态又倒逼六维每年保持一定程度的自我成长。正如徐正林有次在做客电视台某节目谈“创新”这一话题时所说:“我认为民营企业其实不需要单独提‘创新’,因为我们一直在市场中间,市场竞争如此严酷,不创新就意味着被淘汰,要想生存,就必须创新。这是必修课。”

  在徐正林看来,中国本土智能物流装备公司实现快速成长的同时,在技术和制造方面的成熟度上,还需一样东西来慢慢打磨和沉淀,那就是——时间。 孔芳芳

  “第一,利用自身本土优势和国外知名品牌进行错位竞争;第二,在技术上,用加倍的努力和更为及时有效的服务追赶全球最高端的几家智能物流大户,让中国的智能物流,打进欧洲这片最具竞争力的智能物流领域!”徐正林说,这是目前的六维“科技密码”。

  中国人素来以勤奋和聪慧著称。从1997年下海成立民营物流装备公司开始,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徐正林和他的同辈人就带领中国智能物流行业从无到有,一路攻坚克难,让中国智能物流业在世界上崭露头角,呈现出远大的发展前景:公司获得商标的驰名认定,现已打造成为高新技术企业,拥有省级研究生工作站,省级质量信用等级企业称号,VR设备行业上市公司股票有哪些?!省级五星数字企业,省级名牌产品,市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市级知识产权示范企业。只要假以时日,相信像六维这般注重技术迭代、服务踏实且敢于应对挑战的公司,定然能一步一个脚印,再给中国智能物流行业在世界范围内书写出一段让国人骄傲和自豪的历史新篇。澳门六彩资料网站管家婆